首页 要闻 国内 国际 汽车 财经 房产 互联网 IT 健康 通信 教育 手机版

蓝田再陷造假风波 央企身份存疑 实控企业超千家 多家公司挂靠 “借钰回A”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发布时间:2019-11-19 10:43:58

继“蓝田借钰回A”事件后,中国蓝田总公司再次陷入了造假风波。

11月18日,AI财经社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中国蓝田总公司(简称“中国蓝田”)被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了经营异常名录,列入日期为11月15日,列入原因为“公示企业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年初,该企业曾因与东方金钰之间的一起股权转让案而闯进公众视野,由此展开了一宗“真假央企”和“蓝田股份前世今生”的谜案,也开启了其被指“造假”之路。

疑点重重的“借钰回A”事件

2019年2月1日,有着“中国翡翠第一股”之称的东方金钰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赵宁拟对外转让控股股东兴龙实业100%股权,股权受让方为中国蓝田,交易完成后中国蓝田将间接持有东方金钰31.42%的股权,成为其实际控制人。

公告显示,中国蓝田成立于1989年,前身是“中国农业物资供销总公司”,目前注册资本4亿元人民币,“性质为全民所有制企业,投资人为农业部”。而中国蓝田的法定代表人瞿兆玉,正是昔日因造假退市的“农业第一股”蓝田股份的原法定代表人和总经理。

1996年,蓝田股份作为中国农业第一股登陆A股市场,上市五年间,股本扩张速度达360%,主营收入从4.68亿元增长到18.4亿元,被称为中国股市的“神话”。但好景不长,2001年,中央财经大学教授刘姝威一纸600字的报告《应立即停止对蓝田股份发放贷款》,捅开了蓝田股份财务造假的窟窿,舆论一片哗然,蓝田股份因此退市,瞿兆玉也被冠上了“财务造假”的名头。

中国蓝田拟借壳东方金钰的消息一经传出,社会纷纷质疑,上交所也接连向东方金钰发出问询函、监管函,要求说明中国蓝田实际控制人及资信情况,以及本次收购的决策程序等问题。其中,特别强调需尽快说明中国蓝田是否属于农业农村部下属企业、法定代表人瞿兆玉与蓝田股份的关系等事项。

2月12日晚间,东方金钰发布公告称,由于中国蓝田未就其身份、主体资格、资信情况及收购的合法合规性提供说明及相关证明材料,决定暂时终止上述股权转让事项。

同日,瞿兆玉接受媒体采访时的回答使得剧情再次反转。瞿兆玉称“这个事情我不知道,没签字、没授权、没批准”,否认了收购事宜,并表示,“我这一辈子,绝对不会进入股市”。

2月27日,东方金钰正式发布公告称终止收购事项。至此,东方金钰“易主”中国蓝田的闹剧的以“未能提供合法合规说明及证明材料”草草收场,但有关中国蓝田信息披露造假的质疑却远没有结束。

5月23日晚,东方金钰发布的一纸湖北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再次将中国蓝田推上风口浪尖,使其被卷入“真假央企”风波。公告显示,湖北证监局认为,此前中国蓝田提供的营业执照、中国蓝田总公司会议纪要等材料不完整,没有反映与农业农村部脱钩情况,导致东方金钰关于中国蓝田的信息披露不准确,根据相关规定,湖北证监局决定对其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并将上述违规行为情况记入诚信档案。

一个多月后,7月18日,证监会也开始向中国蓝田发起质疑。东方金钰7月19日发布的公告称,证监会向公司控股股东兴龙实业、兴龙实业法定代表人赵宁、中国蓝田总公司及其相关人员下发了《调查通知书》。因上述股东及相关人员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上述股东及相关人员进行调查。

赵宁则是名副其实的“富二代”,2007年,在胡润百富榜单中,赵兴龙及其家族以27亿身家登上云南首富宝座。此前20多年,赵兴龙凭借对翡翠的痴迷钻研,逐渐建立起自己的翡翠帝国。2016年4月,赵兴龙的儿子赵宁子承父业成为东方金钰董事长。这位80后毕业于瑞士商学院,持有兴龙实业27.77%的股权。作为“赌石大王”的儿子,赵宁是名副其实富二代。

11月15日,中国蓝田因公示企业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正式被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为其“造假”之路再添一笔记录。

“央企”身份存疑,多家公司挂靠

一直以来,中国蓝田总公司最让人存疑的有两点:其一,是否与此前因财务造假退市的蓝田股份有关;其二,则是其“央企”的身份,与农村农业部(原农业部)有无关系。

截至目前,据天眼查信息显示,中国蓝田的大股东和实际受益人为农业部,注册地址为农业农村部所在地北京市朝阳区农展馆南里11号。但令人生疑的是,农业部在2018年3月进行改革,根据不同职责整合,分别组建自然资源部、生态环境部、农业农村部、交通运输部等部门,不再保留农业部。而农业农村部官网显示的下属单位也没有该公司。

据此前媒体报道,中国蓝田的出现源于1997年蓝田股份配股。彼时,农业部以其直属全民所有制企业中国农业物资供销总公司及其下属的天津、郑州、大连分公司部分净资产作为配股实物缴款方式投资转入蓝田股份。蓝田股份兼并中国农业物资供销总公司后,将其更名为“中国蓝田总公司”,并要求保留其原有地址和关系,即农业部控股公司。

然而,公开报道显示,农业部于1997年11月20日发出的农财发[1997]10号文件指出,“划转后物资公司为蓝田股份公司的全资子公司”。1999年4月,蓝田股份公布的《沈阳蓝田股份有限公司一九九八年年度报告摘要》也显示,彼时名称尚为“中国农业物资供销总公司”的中国蓝田是蓝田股份旗下子公司。

而在1999年初,因政企脱钩的要求,原农业部又将所持蓝田股份的国家股权无偿划转给了湖北洪福水产有限公司。这意味着,原农业部可能通过蓝田股份与中国蓝田存在的间接关系也宣告终结。

但据刘姝威在2002年1月发表的《蓝田之谜》显示,根据蓝田股份2000年会计报表附注“(八)关联方关系及交易”,中国蓝田总公司与蓝田股份不存在控制关系,二者之间的关系是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兼职,中国蓝田总公司为蓝田股份代销商,长期为蓝田股份产品进行广告宣传。

“哪个是真?”这是当时刘姝威在文中提出的疑问。

是否为蓝田股份子公司的疑点已经随着蓝田股份的退市变得不再重要,但是否为“央企”却决定着中国蓝田的“未来”走向。据网易号外报道,中国蓝田在两份分别来自2008年和2014年的《说明》中曾指出,1999年3月,根据国务院脱钩办规定,中国蓝田、蓝田股份与农业部脱钩,但由于历史原因到2014年依旧未在国家工商总局办理脱钩手续。

直至今日,中国蓝田与农业部的关系,依旧未有定论。但这并不妨碍其利用这层“关系”大幅拓展资产版图的步伐。

据媒体报道,由于受限于瞿兆玉造假获刑前科,中国蓝田的业务长期陷入停滞。中国蓝田前总裁董洪驿于2018年12月发布得一份公开信也证明了中国蓝田此前的窘境,据称,他在2017年1月受托管理中国蓝田时,“除了营业执照和公章以外,一无所有”。

但事情在2017年后发生了转机,中国蓝田成功“变身”,迅速扩大资产版图,成为一家涉猎医药健康、农业供应链、投资、文化旅游等多个领域的集团。天眼查信息显示,截至目前,中国蓝田直接或间接拥有实际控制权的企业共有1000家。而据此前第一财经2019年2月的报道,彼时这一数字尚为743家。

另外,据媒体报道,2017年底,中国蓝田公开对外宣称其资产总额超过500亿元,预计在未来3到5年内,公司资产总额将超过2000亿元。

中国蓝田缘何突然转运?原因很有可能在“农业部控股”这一金字招牌上。据网易号外报道,凭借工商资料上农业部控股的背景,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陆续有数百家民企直接或间接挂靠在中国蓝田名下,前者希望凭借中国蓝田“央企”身份开展商业活动,后者则是“为了收取挂靠的费用”。

AI财经社查阅中国蓝田在2018年7月1日取得控股的新农利合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官网发现,其自我介绍“是国有全资涉农企业,是农业农村部关于加快推进农业产业转型升级与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实施与试点单位”。

责任编辑:FG003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中国高陵经济网-记录中国、解读天下!所有文章、评论、信息、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
 

Copyright 2013-2017 中国高陵经济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18864号-15
 

QQ联络:183 291 366     glxcb.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网站:lianxiwangzhan5@foxmall.net.cn      违法信息举报邮箱:jubao@123777.net.cn